KeKe-神棍夜猫子

【入撸必看】二次元专用号 宅、腐、抖S,火星移民,表情包才是正义

『all某某』为巨雷,天雷,第一雷,萌者请绕道,你好我好大家好
主萌:【日漫】冢不二,忍迹,真幸,石菊,乾柳,凤宍,828,赤黑,青黄,高绿,紫冰,柯哀,桃雪,樱狼,库月,黑法,星昴,封神,田夏,太和,岳光,腐贤,拓一二3P,大托【小说】叶喻,黄沐,周江,双花,韩张,肖戴,恺楚,双源,路绘,泽非,诺茜,陆花,西叶,小西花,西司,金司,傅叶,胡楚,楚蓉,飞寻,峰荻,郑楚【单机】苏恭,长琴老龙,道渊二狗,陵越元勿,沈谢,瞳十二,温清,乐夏,云紫,青霄,埋藏,嬴洛【历史】刘卫,霍光×刘据,瑜亮,四十三【电视剧(太多了)】纪和,楼诚,台丽,风镜,衍生爱蔺靖,黄赵,凌赵,谭赵谭李,谭陈,不吃凌李,方崔,天丹【欧美】盾冬,寡鹰,锤基,EC,蓝蓝,天使夜,牌快,狼队琴三角,黑豹×暴风女,幻红,福华(也爱刘花生麻麻和米福熊孩子)贾尼(双皮奶)DC,亚梅,宅四,肖根,蝙超,BD,PN,ME,虫绿虫,贱虫,GGSS,GGAD,哈德哈,德赫…待续……

那些年,属于不二周助围观的日子(6)

征战*都内 ——蝴蝶扇动

日子平缓的流逝,不知不觉间青学已经踏上征程。

 

这期间,乾成了实际上的网球部经理兼助教。在未来国中网球界留下浓墨重彩一笔的‘乾式蔬菜汁’也正式登场历史舞台。荼毒一众人后,依然在不二这里获得好评推荐。

 

5月,青春町区预赛开始。

 

虽然始终不知越前和桃城究竟经历了什么,但再次看到那个哭笑不得的“男人的双打”和略羞耻的“开合战术”,不二觉得被龙崎教练当众罚跪的二人一点不冤。至于为什么有空位不坐站着观看比赛,站着旁边刚好有网球包,网球包是越前的,网球包倒了,包口没有拉上,扶起来刚好掉出本《初学者双打手册》,不二表示一切都是巧合你信吗。^ ^

 

 

“不二不二!我们待会儿一起去凉亭那边去吃午餐好不好nya!~我在来时发现那边的贩卖机有新出的苹果汽水,一起去嘛!”轻松取下玉林中学后,青学晋级四分之一决赛。

“我是没问题啦,不过英二,你不是昨天才和大石约好要趁着午休去买胶带么,来得及吗。”

菊丸脸上一呆,显然完全忘记了自己前一天已有约。“呵,英二先去吧,苹果汽水随时都可以喝。你不是说那款胶带很紧俏么,当心去晚了回来哭鼻子。”听到这英二炸毛道:“我菊丸大爷才不会哭鼻子的nya!”

 

目送菊丸和大石相携而去,不二放松的倒在看台长椅上。阳光透过树叶斑斑点点,仿佛一块水晶被分割成了无数块,每一块都散发着朦胧而温暖的光晕。恍惚之间,不二感觉自己好像抓住了泄下来的光,风从指尖划过,又悄悄带着光点重回树梢躲藏了起来。『是梦,还是幻觉?』

 

“不二。”

清冷的声音如同黑夜里的炸雷一般,将不二从似睡非醒的迷蒙中唤醒。“唔……手、冢?”

手冢点点头,“醒了?就这样睡这儿会着凉。”

不二坐起身,摇摇头似是想让睡得迷迷糊糊的大脑清醒过来。等回过神来,一只修长好看的手递在眼前,“苹果汁,”又指指座椅旁的三明治“快吃吧,午休快过了。”

“诶,我睡了这么久么?”不二奇道。恰时网球公园里的钟声响起,午休已过。好在下午先要比过水之渊中学和柿之木坂东,胜者再和青学争夺半决赛,时间充裕。不二道谢接过苹果汁开始消灭午餐,手冢抱臂站在一旁,不知在思考什么。

 

『这闷骚的家伙,估计又在想些‘忧国忧民’的事,难怪老得快!』

 

“我说手冢,不如我们去看看水渊中和柿木东的比赛吧。就当,收集收集下场对手的资料?毕竟知己知彼嘛。”快速消灭掉三明治,不二整理好垃圾,笑眯眯对手冢提议。

其实手冢很想吐槽一句“这不是乾的工作爱好吗”,但看着对面那张笑脸,手冢还是点点头,二人一同前往比赛场地。虽然两人都清楚,对阵这样的对手,完全没必要。

“看来与我们对赛的,应该是水之渊中学了。”虽然只看到半场,但完全能看出走向了。

“啊。”

 

“手冢和不二!”一个略尖细的声音传来,『呃…这是……想不起来。』“你们在搜集敌人的资料吗?有没有什么收获呢?”『想不起来,还是保持微笑吧。看这架势应该是朝旁边这人来的。真是从小仇恨值稳到大啊。』

“对了手冢,我想问你个问题,听说你在对玉林的比赛中没有出场。不对,我看你也许根本就不能上场比赛吧。”『啊,虽然觉得这家伙装X得厉害,但也不能不承认他‘瞎猫撞上死耗子’了。不过手冢啊手冢,你当年到底是多造孽撩了这么多人??撩也就罢了,偏偏还爱表现‘身残志坚’,不把自己手臂玩到废掉誓不罢休。啧,这种人,合该孤独终老一辈子,抱着你的网球结婚去吧!』就在不二不知神游到哪国时,一股不容拒绝的力量把他整个往手冢怀里一带,“我们走吧,不二。”说着,手冢顺着揽肩的动作带着不二转身就走。不二被手冢的动作带得一愣,跌跌撞撞的跟着离开,还没走出两步,就感觉手冢揽住他的左臂被人拉住。

“等等!让我看看你的手嘛,手冢你不出场比赛一定有什么理由!”『这人,太失礼了。』不二正想转过身去,哪知手冢揽着他的力道不减,沉声道:“放手。”然后一个巧劲,挣脱后带着人头都不回的走掉。

 

“我说,手冢。你是不是应该放开我了,有点热诶。”等转过路角,不二开口道。

“啊。”『‘啊’,‘啊’,‘啊’,又是‘啊’!手冢你这话说半截的毛病还真是讨厌!我又不是翻译机。快放手啦!!』见手冢没动作,不二自己上手把肩上的爪子抓下去。“对了,刚才那家伙,谁啊?”手冢终于停了下来,侧身看着不二,眼镜反光。“不二,就算他的实力不值一提,但好歹也是与我们争夺区预赛的2号种子,你这样,失礼了。”『喂喂,我都二十几年没回来过了,谁会一直记得闪过一眼的小喽罗啊!而且你这话也没见得客气多少啊!』“所以,他谁?”^ ^『迟早怼死你。』

“……”

“谁?”

“柿木中,九鬼贵一。”

“哦,他啊,记住了。我一定牢牢记住,部长大人。”

 

『手冢国光这个死人脸,原来从小就这气人样,幼稚!』

『不二刚才那个幼稚任性的模样,倒是难得一见。』

 

 

==============================================================================

 

下午比赛结束后,消息也传来了。作为非种子的不动峰以黑马之姿,晋级决赛。

 

 

“哈?柿木中输了?不可能吧,他们可通常都是都大会的候补诶。”桃城惊讶的说。众人面面相觑,大石问道:“那么,决赛时跟我们比的是哪一队?”胜雄回答:“不动峰中学,非种子选手。”

“不动峰?就是去年那个退赛的不动峰?”

“嗯,阿隆你知道?”

河村点点头,“知道一点,但没想到不动峰实力不错。至于为什么去年会退赛就不清楚了。”大家互相讨论了一下,这时,前去搜集资料的乾回来了。

“我去调查过不动峰的比赛了,跟以前的不动峰比起来简直判若两人。选手全是新的球员,除队长外都是二年级的。关键人物,是选手兼任教练的三年级部长橘桔平。而另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二年级球员,竟以6比2打败了柿木的九鬼。”一阵沉默流转于众人中间。“决赛,看来不那么简单了。”『橘所领导的新不动峰,对青学的影响是重大的。越前能否担当得起青学的单打,是从这场比赛开始的。但是……』

在堀尾又一次自大的话语中,橘带着不动峰前来下战书。『一颗痣长在正眉间,倒为那张过于刚硬的脸带来些柔和,果然是大佛。』

 

 

“第一场比赛开始,不动峰樱井发球。”

区预决赛开始。

 

『不得不说像橘、大石这样的人,很适合引导、统顾这样的工作和角色。明明也不过比这些孩子大一岁而已,教练工作却已经做得很好了。刚才那个叫樱井的,能在我的正手威胁下快速补位后场反手提拉,成功截击我和阿隆的中路空档,这样的反应调度,提拉技巧和队友间的默契,着实应是橘下了大功夫来帮他们训练的。』不二边想,边将樱井又一个刁钻的上旋球打回去。

『嗯?』

“他不是部长吗,而且不动峰又没有教练在场,他难道现在不应该坐在椅子上好好看比赛?怎么会有中途离开的。”英二奇怪道。大石也觉得奇怪,“是啊,吓我一大跳。”龙崎教练更是直接,“被看轻了呢,手冢。”『这个…还真是‘简单’的心理激将啊……原来这个时候的小孩都这么简单粗暴?当年我怎么没发现这些人的心理简直直白得一览无余啊,难道是跟精市混太久了?』

 

“不二和阿隆被逼得很紧啊。”大石蹙眉,英二接过话头“像那样婆婆妈妈的一直回击真没意思,最讨厌和这种家伙打球了。”“话是这样说,但这是耐力赛吧,气势比较强的那一方才能够打破这个平衡啊英二。”

『真是可圈可点的意志力和想要取胜的信念。是值得尊敬的对手,如果不是为了……该打破这个平衡了,婆婆妈妈不干不脆可不属于‘我’这个不二周助。』

 

 

“断ち切る。”(1)

 

 

 

==============================================================================

 

“15—0。”『第8局了。这两分比较关键,拿下来就能确保再度破发,那么下局发球就直接锁定胜局。没问题。不过对面…是我的错觉吗。说起来,前面7局不论有效进攻也好威胁球也好,将近八成都是由那个樱井组织的,另一个几乎都是在辅助掩护和制造机会。而且石田这个姓总觉得哪儿很熟悉…唉,二十几年这些细节根本就记不清楚了,看他的右臂也是有旧伤的,可如果他在场上的角色只是辅助进攻的话按理不应该啊,那个略斜倾的右肩一看就是练习时大幅甩臂姿势不正造成的,这个石田是隐藏了什么。』

“30—0。”『不对。从他右臂明显更突出的肌肉来说,应该是经过高强度的击打练习。虽然惯用手一般肌肉都会比非惯用手粗壮些,但从他击球时的习惯动作和肌肉的收缩状况来看,这种大幅甩臂击球已经严重影响了他的肌肉结缔,为了供给足够的营养,静脉曲张得厉害,可以确定又是一个拿自己不当回事的。即使强力练习造成回流瘀血,静压增高也随意敷衍了事。但如果练习的动作有人指导倒还罢,可惜到底橘还是个孩子。就石田现在这个发育情况和肌肉损伤来看,估计也就是强力的平击球。如果还是加上了特殊旋转的球,他这手没等到这个赛场也就报废得差不多了,可能性基本可以排除。而且,这估计也是这场比赛对方杀手锏一样的存在了,对付的人嘛…也能理解,呵。』

 

“40—15。”

 

“啊,抱歉我走神了。”

“没事不二子,我们是破发点,下球是得分的好机会,给他们瞧瞧我们的实力,真正的胜负现在才要开始呢!”

“嗯。不过阿隆,我觉得对方已然到了绝境,待会儿这球估计就是最后的触底反弹了。一会无论发生什么,注意防守好你那半场和后场空档。其他的我来解决。”

“诶?不二你的意思是,你要上网拦截?”

“嗯。所以,其他的就拜托阿隆了。”

“没问题!让我们燃烧吧,Burning!!!!夺下这分破发!!!”

 

 

“樱井,前面空开,帮我打开一条通道。”『来了。』

 

 

“石田加油!!上啊!波动球!!”从不动峰传来呐喊声。『波动球?该死,他是石田银的弟弟!难怪我一直觉得熟悉,原来点在这里!』看着石田那异常鼓起的肌肉,没人会怀疑那里面蕴藏的力量。『那么石田那糟糕的手臂问题也可以解释了。一没有做哥哥的那么强横的身体条件;二没有银那么娴熟的融会贯通,只是偷学的皮毛;三更没有专业的指导为他纠正错误。结果就是错上加错,该死!』

 

“隆!守住你那半场,不准动!”

“住手!别去接,不二!!你手腕承受不住的!!”大石惊恐的站起来大吼。

 

 

 “不二!!!!”

 

 

『诶?…』

 

 

==============================================================================

 

“你是不是嫌你职业生涯太长!!如果是,你趁早截了你这胳膊滚回家钓鱼!!!”

·

·

·

“医生!他的情况怎么样!”

“他已经动过一次手术了,在青春期受的伤虽然当时没有留下严重影响,却为他埋下了极深的隐患。这次在同一位置受伤,彻底把隐患暴露出来。即使有合适的源,也不能再进行高强的运动了,否则会永远失去一只眼睛。那时就彻底没有挽回的可能了。”

·

·

·

 

==============================================================================

 

“呜呜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GREAT!!!”

 

 

 

球被河村打回去,石田还想再次使用波动球,球拍却因承受不住先坏掉了。周围观众一阵喝彩,不动峰那边也松了口气,大石跌会座位,长舒惊险。“还好阿隆接了,否则不二不知还会受什么伤。”大石抹了抹头上的虚汗。

 

“青学获胜,5—3。”

 

“他们做到了!!”

“河村学长好厉害!!最后一场,使出你那超强的力量吧!!”

 

“没问题!我来应付!!”

在一片喝彩声中,唯有不二站在场中看不清神情。原本的呼彩,也在这气氛下,渐渐平息。众人相觑,皆不知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这时似乎安静下来比较好。

 

“哦~怎么了不二子酱~”河村用轻松的语调笑问不二。“阿隆,违背了我们的约定呢。”不二抬起头,依然是那张笑如春风的脸,连嘴角的幅度都未曾改变。但河村就是知道,不二生气了。

“那、那个,不二我…”座位席上,龙崎教练叹出一口气,正准备起身向裁判示意,不二却道:“龙崎老师,抱歉,虽然很任性,但我想完成这场比赛,拜托了。”说完,向龙崎深深一鞠躬。

龙崎教练定定的看了不二,“有把握吗?”不二起身“有。”


龙崎教练松下脸,“你们这些任性的孩子啊,真拿你们没办法。算了。3分钟,我只给你3分钟,如果不能拿下就弃权,明白吗。”『时间限制么,记得当初是越前的,现在变成自己了。』“明白。英二,我包里有伤药和冷冻喷雾,麻烦你拿下好吗。”“哦哦,好的好的。”

向裁判要了医疗暂停,给隆的右腕喷上伤药和冷冻喷雾,缠好绷带防止二次韧带拉伤,就该上最后一场了。不二发球。

 

“乾,计时。”手冢平淡的声音响起。

“嘭、嘭、嘭。”网球一弹一跳,在地面与不二手中来回。四周安静如丝,围观的观众似乎大气都不敢出,仿佛有什么无形的压力在这个球场上空盘旋。

网球比赛中,对于发球时间,ATP是有明确规定的。从一分结束到下一分的发球之间,选手有25秒的时间来准备,而在WTA巡回赛和由国际网球联合会管理的大满贯赛事中,这个时间是20秒。其中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的规定要特殊点,是25秒。而国中网球比赛委员会,采用的就是ATP的发球规则。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不二的表情依然没有变过,仿佛他那张微笑的脸就是一张精致堪比钟表的面具,没有人能从他的脸上看到任何东西。但座位席上的龙崎和手冢却明白,在今天,在这个赛场上,那个永远沉睡在水面下的不二周助,终于要露出冰山的一角。龙崎的脸上渐渐有了笑意,能看到不二的另一面,即使只是很小的一部分,也是这场比赛最大的亮点所在。



“呐阿隆,”河村微微回头“对不起。”

『对不起。请原谅在这个球场的不二周助,为他的一己之私。申し訳ありません。(2)』



突然,不二收紧弹回手心的球,左脚顶线,脚尖朝向右边网柱。右后脚前移,至前脚旁,曲膝,脚部重心由右转左,重量平衡在前脚,抛球,跨部随送场内,身体拉开、向后躺倒弯曲像一把弓,两个手臂与肩成一条直线,抛球手指向1点钟方向,击球肘指向7点钟方向,腿稍弯曲,身体重心偏向前脚,整个身体像一把弓成储势待发状。

“这是!”龙崎猛然坐直身体,手冢也微变颜色。“诶诶?怎么了nya怎么了nya?”菊丸见龙崎教练突然变色,好奇问道。就在他话音未落之时,“砰!”一声网球重重击落的声音传来,不二已经迅速完成蹬腿转身向上挥拍的动作,刚才蓄满的身体能量,寄由球拍,将球如炮弹一般击向了对方场地。 

 

 

“15—0。”

死一般的沉寂,被裁判的判读声打破。众人瞬间如果同炸了水的油锅一般,沸腾不止。

“ACE!目测时速至少有100英里!!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好数据好数据!”在最初的惊讶后,乾迅速反应过来,打开他的笔记本奋笔直书。座位席上的众人同样惊讶不已。“大石,你见过不二这样发球吗……不二他,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强大的发球力量……”“没有,不二他一向都不会使出全力。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他的高速发球。不过,如果是不二的话,也没什么是不可能的,不是吗。”“不二学长,si~”“嗯~不赖嘛,不二学长。”某人大大的猫眼里,闪动着星光一样的兴趣。

 

『不二,你…』

 

 

而不动峰那边,气氛则相当凝重。因为不二这个球,相当于直接宣告了首场双打二的终结。不二不会让石田樱井他们再得一分。

 

『我不是‘不二周助’。他会内疚于阿隆的伤势而选择最优方案弃权,可我却究竟还是自私的,为了未来那颗星星闪耀的光芒。对不起,阿隆。』

 

“砰!”

“砰!”

“砰!!”

 

“青学不二、河村获胜,6—3!”

最终,不二以4记ACE,轻松拿下最后一局,河村没有动手,时间也没有超过。大家都冲上来拥抱不二,英二喋喋不休的埋怨不二藏得真深。为逃脱英二的围追堵截,不二向龙崎说道:“堇菜姐,阿隆的伤让我陪他去医院看吧。”龙崎教练额头十字蹦出,一手拍向不二的后脑勺“堇菜不是你叫的!真是。这样也好,你就陪河村去吧,一帮不知轻重的小鬼。”

简单收拾了一下背包,不二就带着河村前往附近的医院查看手腕伤势。至于剩下的比赛,大石菊丸不会输,而海堂,只会更加激起斗志而已。


『所以,伤害一个朋友来换取另一个的‘新生’的我,是不值得被原谅的。即使壳子再年轻,也阻挡不了从芯子里散发出的腐朽气味。那个在一切的摧磨下完全丧失了柔软的心的糟糕的大人。傲慢的否定自己所不能接受的一切,甚至面对诘难大声宣扬自己这么做是正确的,完完全全无法沟通的怪物。』(2)



==================================================

注释:

(1)断ち切る:【罗马音:tachikiru】  截断,打断,断绝

不二名台词,也是角色歌唱组合『切断队—“by断ち切り隊”』的由来之一(“by”来自千岁)。

因文化差异,在一些口癖、台词上会使用日语原文,特此标注。

(2)申し訳ありません:【罗马音:moshiwakearimasen】敬语,对不起。

(3)傲慢的否定自己所不能接受的一切,甚至面对诘难大声宣扬自己这么做是正确的,完完全全无法沟通的怪物:化用自日剧《明天妈妈不在》第6集中台词。

评论 ( 2 )
热度 ( 20 )

© KeKe-神棍夜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