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Ke-神棍夜猫子

【入撸必看】二次元专用号 宅、腐、抖S,火星移民,表情包才是正义

『all某某』为巨雷,天雷,第一雷,萌者请绕道,你好我好大家好
主萌:【日漫】冢不二,忍迹,真幸,石菊,乾柳,凤宍,828,赤黑,青黄,高绿,紫冰,柯哀,桃雪,樱狼,库月,黑法,星昴,封神,田夏,太和,岳光,腐贤,拓一二3P,大托【小说】叶喻,黄沐,周江,双花,韩张,肖戴,恺楚,双源,路绘,泽非,诺茜,陆花,西叶,小西花,西司,金司,傅叶,胡楚,楚蓉,飞寻,峰荻,郑楚【单机】苏恭,长琴老龙,道渊二狗,陵越元勿,沈谢,瞳十二,温清,乐夏,云紫,青霄,埋藏,嬴洛【历史】刘卫,霍光×刘据,瑜亮,四十三【电视剧(太多了)】纪和,楼诚,台丽,风镜,衍生爱蔺靖,黄赵,凌赵,谭赵谭李,谭陈,不吃凌李,方崔,天丹【欧美】盾冬,寡鹰,锤基,EC,蓝蓝,天使夜,牌快,狼队琴三角,黑豹×暴风女,幻红,福华(也爱刘花生麻麻和米福熊孩子)贾尼(双皮奶)DC,亚梅,宅四,肖根,蝙超,BD,PN,ME,虫绿虫,贱虫,GGSS,GGAD,哈德哈,德赫…待续……

那些年,属于不二周助围观的日子(5)

正选*比赛 ——王子VS数据

今天是排位赛最后一天,不二所在的C组除了河村没有什么有力的选手,所以早早的就接束了比赛。

 

 

看着对面躺倒在地的东秀昭,不二难得有点尴尬。

 

『真是,走神太厉害职业病犯了。但愿这一番操练他能有些收获吧。话说现在这个样子在部里真的很无聊啊……那两个职业敏感度又高。这次算侥幸手冢跟大石在比赛,乾在准备与越前的对战。那下一次呢?这职业病的条件反射要是下次他们有一人在场保准露馅。乾我倒是不怕啦,可某个人绝对能用‘你欠他八百万’的眼神盯死你。拜托我可不是准备走老路的。那怎么办呢,翘部活?大石妈妈能念死你。那就只能自己注意了?可现如今这个程度,一直崩着神经很累啊。唔,一年级的练习球场相对较远,要不跟小堇商量下去带带小萝卜们?等等,这不又做回老本行了吗,可是能远离危险点,做回老本行也不错。但突然提出这种要求不说小堇,乾那家伙就不会善罢甘休,还是不稳妥。唔,伤脑筋……』

“那、那个,不二学长?”

『嗯?』

“啊?啊,抱歉,我走神了。下次努力呀。”伸手。

“没、没关系,谢谢学长指教。”握手。

 

『啊,太丢人了,居然站在那儿走神。不行,这问题必须解决。现在去看看小家伙的比赛怎样吧。单脚小碎步,对现如今的他们算高杆的步法了。但这个年龄骨头还在发育,这种步法对脚踝和膝盖的负担还是很重啊,要想办法让他意识到这点,调整,力度………………』

 

 

不知不觉又陷入另一个世界的不二,带着他那副让人看不出一二三的微笑面具,游神的走向乾和越前的比赛场地。

 

 

“你们看,乾学长是不是在龙马击球的同时就站好位置了呢?”

“听你这么一说……”

“乾学长他是不是知道龙马他会把下一球打到什么地方去呢?”

『不错嘛,观察得还蛮仔细。胜郎吗,倒是个青学可造的后备力量。』

“这种事怎么可能办得到,是巧合啦巧合!”

『堀尾若是能改了这轻浮自大的毛病,潜力还是不错的。』

 

“他办得到的。这种事,乾他办得到的。他确实知道越前的球会打到哪里。”

“不二学长!”

 

“乾这家伙啊,还是一样的打得不干不脆。”

 

“请问,为什么乾学长他可以知道龙马的球路呢?”

『不错,有求知欲比什么都好。虽然我知道你们只是想满足八卦,但这是好的开端。』

“不用急,仔细看吧。”

 

 

==============================================================================

凭借数据,乾把越前逼得很紧。

 

“乾获胜,2—1,交换场地。”

 

“25%。”『来了来了,我说乾啊,你难道不知道有句话叫‘反派死于话多’嘛。』

“我看过你之前的四场比赛,包括跟海堂那场。我计算过了,直球12个,斜球3个,还有吊高球3个。就像刚才那种情况,用斜球回击切球的几率只有25%而已。”

“对身高比你要高得多的我”『呵。』“你不可能用吊高球,而对右边方向的直球毫无防御。为了让我意料不到,自负的你一定会故意打出困难的斜球,这也就是说原本只有25%的几率,可是到了最后却逆转为75%了。你的网球,已经被我完全看透了。”『我仿佛看到硕大的旗帜插起来了。』“关于你的资料,有没有给你一点启发呢。”

 

 

“这种打法真是讨厌。”『噗~够实在的评价。唉,说到底都还是国中年龄,中二病正盛的两个臭屁小孩儿。虽然其中一个长得看不出来w。』

 

“乾学长,他果然先知道龙马的球路了。”

“乾学长真厉害,他说不定比海堂学长还要强呢。”

“那是当然的,乾和海堂比过三次,全胜。”『可惜啊乾,你被那个人教给你的东西束缚住了。没有安全感,一味希望一切像电脑数据一样条理,虽然省了很多不必要的阻碍,可人又怎么可能真的成为机器?那么执着于数据,到底还是因为心有不甘放不下吧。』

 

“现在比数,2—1,乾领先,越前发球。”

 

『故意下网,果然还是幼稚儿童。』“还真是个不认输的人呢。”闻言,三小只转头就问,“不二学长,龙马刚才的发球是故意触网的咯?”

“逞强是一回事,但这样是赢不了的,越前那家伙在想什么呀?”

“堀尾你别这么说…”

 

 『是呀,逞强是赢不了的,那如果不是逞强呢?那就是战书了。』

 

 

 

==============================================================================

 

 

『还真是吵啊A场地,大石跟手冢这会应该比完了吧。老实说啊,像这种不听劝的‘残障’人士就该拖出去小黑屋一百遍啊一百遍!哼。』

 

 

“中盘了。”

 

“又被看穿了,我看越前不行了。”

“都说了别这样说堀尾,至少龙马已经保住发球局了。”

“嗯!我也赞同胜雄的话,我想龙马的状态现在越来越好了。”

 

“并不。越前现在应该很难熬才对。”

“诶??为什么啊不二学长?”

“因为如果他想得分的话,就必须打到比乾所预测的还要更深更难的地方,而要一直把球打到特定的地方,这是他现在这个年纪几乎不可能做到的。”

“可、可我看过龙马的练习,他可以一直打到一个地方啊!”

“呵,练习和比赛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练习中的单一定点,是因为相对条件下球没那么多的外在因素打扰。而比赛则不然。来球的球速、旋转,周围环境的改变比如风、雨,都会影响到球的击打和落点,如果没有足够的球感和掌控力以及判断力,要想在比赛中将球一直打到特定的地方,几乎等于天方夜谭。”

“那、那这样说,龙马他?”

“他的意志力一但崩溃,他就完了。”

『不过崩溃?看那双眼睛也明白不可能。』

“乾根据对手的比赛记录和打法,早就反复的在脑子里演练过无数次比赛,就算他计算有一些小误差在整体上也不会有多大的改变。他已经掌握住这个大方向,在他的脑子里,还有另外一个越前在跟他比赛。越前如果想赢,就要让乾脑子里的那个‘越前’变得不是他。”

 

 

==============================================================================

 

“龙马的发球局,被破了…”

“自己的球路打法是没有办法轻易改变的。尤其是在情况紧迫的时候人的潜意识会更加紧绷。就算勉力去扭转习惯,最终的结果也只不过是把自己的节奏打得更乱而已。而像越前现在这样,不管怎么打对方都准备万全的等着你,如果是普通人,早就自乱阵脚了。”

 

 

 

“まだまだだね。”

『真是够狂妄的,还打算留到全国大赛,当初怎么没感觉这小子这么欠揍呢?』

 

 

接下来,在越前用单脚碎步后,比赛的节奏终于被打破。在为几个小萝卜解释什么是基本碎步和越前的单脚碎步后,越前终于追了上来并反超获胜。

 

『在这里算奇袭的单脚碎步的确是高杆的打法,但一知半解会吃大亏。不过这个问题他那位父亲应该会给他解决,再不济后面还有乾,所以我一开始到底在担心什么啦…唉,收拾收拾去吃午饭吧……』

 

 

转身神游到天外的不二没发现,部室窗后,某人眼神蕴意深沉。

 

 

==============================================================================

 

下午的比赛,经过昨天与越前酣战的海堂迅速成长,在与乾的比赛中第一次获胜。自此青学正选尘埃落定。

 

 

『终于要迎来那个了吗,真是好多年都没再尝过了,这最原始版本的,我一定要细细品尝一番!¯﹃¯』

评论
热度 ( 14 )

© KeKe-神棍夜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