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Ke-神棍夜猫子

【入撸必看】二次元专用号 宅、腐、抖S,火星移民,表情包才是正义

『all某某』为巨雷,天雷,第一雷,萌者请绕道,你好我好大家好
主萌:【日漫】冢不二,忍迹,真幸,石菊,乾柳,凤宍,828,赤黑,青黄,高绿,紫冰,柯哀,桃雪,樱狼,库月,黑法,星昴,封神,田夏,太和,岳光,腐贤,拓一二3P,大托【小说】叶喻,黄沐,周江,双花,韩张,肖戴,恺楚,双源,路绘,泽非,诺茜,陆花,西叶,小西花,西司,金司,傅叶,胡楚,楚蓉,飞寻,峰荻,郑楚【单机】苏恭,长琴老龙,道渊二狗,陵越元勿,沈谢,瞳十二,温清,乐夏,云紫,青霄,埋藏,嬴洛【历史】刘卫,霍光×刘据,瑜亮,四十三【电视剧(太多了)】纪和,楼诚,台丽,风镜,衍生爱蔺靖,黄赵,凌赵,谭赵谭李,谭陈,不吃凌李,方崔,天丹【欧美】盾冬,寡鹰,锤基,EC,蓝蓝,天使夜,牌快,狼队琴三角,黑豹×暴风女,幻红,福华(也爱刘花生麻麻和米福熊孩子)贾尼(双皮奶)DC,亚梅,宅四,肖根,蝙超,BD,PN,ME,虫绿虫,贱虫,GGSS,GGAD,哈德哈,德赫…待续……

那些年,属于不二周助围观的日子(4)

正选*比赛 ——王子VS小蛇

下雪了。果然姐姐的占卜是最准不过的,谁能想到早上还是阳光明媚这会儿却下起今冬的初雪来,还好带了伞。

 

打伞啊……

 

偷偷朝旁看过去,略显冷峻的侧脸,薄薄的镜片微反着光,在簌簌飘落的雪花的映衬下竟也柔和了不少。他忽然觉得心跳如雷,四周的一切好像一瞬间雾化掉,他感受不到一切,只记得自己胸左侧‘咚咚’的响声,而后,他懵懂中似乎听到了微雪飘落伞顶的声音。

『可是人怎么可能听得到雪落的声音呢?』不二模模糊糊的想。

但他就是知道。他感受着那小小的六棱结晶体沾染尘世时那种在融化和凝结之间撞击出的乐章,像古琴的跫响,慢慢的应和着自己的心跳,然后从中开出一朵花来。

 

 

“手冢!我……”

 

 

 

 

“砰!!!”

 

 

 

“啊!哎哟!!!”

一阵混乱的响动,只见屋里靠墙的床铺上已经没有人,连被子也不知所终,而地板上一‘坨’巨大的被窝兽正在蠕动?

 

“周助,你怎么了?”听到响动的由美子在门外问。

“啊!姐姐……”正待阻止,由美子就敲敲门进来了,正对上刚从铺盖卷里‘逃生’出来的栗色脑袋。

 

······

 

“噗!~”

“姐姐啊…”

“呵,好了,既然醒了就快起来吧,早餐快好咯。”

“知道了。”

 

 

『真是倒霉,居然从床上摔下来,还被姐姐看到了,都怪某个人!』

 

“阿啾!”

“没事吧,国光。”

“啊,没事,母亲。”

『刚才,是错觉吗。』

 

 

==============================================================================

 

今天是周六,也是开学第一个月青学网球部的校内排位赛的日子。

 

 

“比赛结束,不二获胜,6—0。”

解开一颗队服领扣,不再理会对面被10分钟搞定的炮灰。

『果然,心情还是很不爽。』

 

“不二左右移动速度提升17%,扣杀力度增加23.3%,今日心情不佳89.52%,绝对不可去招惹100%。”囗-囗+

“乾,不去看超级新人一年级吗,你也是D组的吧。”

“当然。不过他上午的比赛已经完毕,所以我来收集一些其他的资料。”

“是么。”

“咳,不二,要一起去天台嘛,大家都在那里。下午一起观看一二年级的对抗?”

『下午,越前跟海堂么。』

“好啊。”

 

事实证明心情的不爽的人最好别招惹,尤其是不二这类型的,被辣晕什么的,乾和前网球部部长大和就是最好的例子。

 

 

 

 

『几乎所有二、三年级的球员都来围观了,尤其是二年级的。不过也可以理解,被一个一年级新生抢了排位赛资格那心情复杂难以形容也是人之常情。嘛,不过海堂那孩子,第一眼见他的人会觉得很不好相处吧。长得像蛇,行动像蛇,还没开口就能把人吓跑。不过谁又知道这不过是条拔了毒牙的小蛇,虽看着威风凛凛实则纯情得可以。』

 

第一球由海堂回球滚网未过,越前先得一分。

 

『嗯,这个状况绝招出来得有点早。底牌这种东西通常都不能太早亮相啊,否则容易被人拿捏住七寸捉了做蛇羹。唔,蛇羹,什么时候能去中国一定要再去‘蛇王芬’(1),美味¯﹃¯……』

 

“海堂的绝招来得更快啊……”

“这意味着海堂是认真的。”

『嗯?这人是什么时候在旁边的,他不是在最右么,中间的人呢?』

斜眼过去,众人不知何时就只留下他和手冢独处一边。『这几个家伙……』

 

『不二他在生气?』

“不二,你……”

“嗯?有事么,部长。”

『果然生气了!』

“不,没什么。”

 

 

【果然黑化模式下的不二(前辈)只有手冢/部长能扛得住!!】

 

 

 

==============================================================================

 

 

“越前那家伙已经完全掉进蝮蛇的陷阱里了。”

“陷阱?”

“啊,蝮蛇的snake并不只是一种单纯的技术,他真正的目的就是……”

 

“龙马流了很多的汗啊!”

『呵,果然女孩子的观察总能点中重点么尤其是对在意的人来说。不过……嘛,自己觉得好就行了。恋爱啊,既然已经被下了咒了(2),那就珍惜这种甜涩的感觉吧。』

 

“原来如此!因为他为了打回snake而来回奔跑,在底线之间来回奔走,会很快流失他的体力!”

 

『两年的打球经验还是挺有效的嘛堀尾君,不过掉进陷阱的人有待商榷。唔,肚子真的饿了…』

 

“对,蝮蛇就是这样把体力耗尽的对手击败,这就是他的打法。”

 

“龙马越是打回去就越消耗他的体力,这样下去……”

一年级三人组脸色沮丧的对视一眼,然后又将视线放在球场上。

 

“但是桃城学长,了解到令人发指的地步啊…”胜雄小声说道。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胜郎回道。

“啊!难道,他也曾经这样输过对吧?”

 

『噗,三小只真是,神补刀啊。』

 

“吵什么!你们三个给我专心把注意力放在球赛上!!!”

 

 

 

==============================================================================

『海堂的瞳孔在散大,注意力也在悄然崩溃,结局已定。』

『嘛,说来越前那家伙十几年来被他老爸|操|练出来的体力还真是有欺负人的嫌疑。嗯,球速也在不断增加,话说回来他跟多多都是一个类型的,不去当演员真是表演界的‘两’大损失。』

 

“海堂学长,你真的流了很多汗呀。”

『这家伙还在火上浇油,小恶劣的性格真是十几年都没变。』

 

 

“真是一场精彩的比赛。”

『如果赛后他依然那么做,我大概找到可以给我降火的药了,嘻嘻。』

 

一个踉跄,海堂差点跌倒。

『怎么回事,突然感觉背后一阵发凉…………』

 

 

==============================================================================

 

“什么什么,难道海堂会是较早耗尽体力的一个?”英二神奇的叫着。

“怎么了,这是我第一次看见海堂全场都用snake,看起来好像海堂用snake控制了局面。”

“是吧是吧阿隆,我也是第一次见海堂他这样站不稳nya~”

“海堂还没发现呢。”

“诶诶,不二不二你知道什么nya,海堂没发现什么nya??”好奇星星眼。

“呵呵。”

“不二~~~~”

“呵呵,英二,比赛要错过咯。”『嘛,这种累人的解说工作还是交给‘专业人员’来的比较好。』

“不二总是这样nya!!”(○` 3′○)

 

『呀勒呀勒,小猫炸毛了。』

 

“那这样说吧,如果让英二来选的话,你是喜欢被罚跑20圈呢还是喜欢被罚走5圈的鸭子步呢。”

“纳尼!?被罚什么的,当然都不喜欢!!”

“呵呵。”

 

“海堂的战略,是利用snake令越前不断的奔走并消耗他的体力,”『专业的来了。^ ^』“而越前就以其人之道还施彼身。把既低且贴着底线的球不停打到海堂脚边,令海堂不得不曲膝一直保持低姿势才能把球打回去 ,这个姿势一直持续下去会比平常要多消耗2、3倍的体力。就像不二说的,菊丸你如果认为选鸭子步占便宜,那我告诉你其实5圈鸭子步跟20圈跑消耗的体力是一样的甚至更多。”囗-囗+

 

“天呐,还好手冢只罚跑圈的nya~”

 

“不过不二竟能想到这么形象的比喻,真是…”

眼镜反光更频繁,死死盯着不二,表情,微笑幅度,细微的动作,收集资料……

失败…………

『不、不愧是不二,依然毫无破绽。不,应该是更完美了!记下来记下来。』

 

“呵呵。”^ ^

 

『突然扑面而来的阴冷是怎么回事,秀一郎!!!』

 

“所以就这样消耗掉了蝮蛇的体力??”

一年级的众人一阵惊叹。

 

“不愧是龙马王子,龙马大人酷毙了!!!!!”

“小、小朋…”

“呐呐!你也觉得是吧,樱乃…”

 

『这孩子还真是热情呢,后来好像是姓堀尾了吧。』

 

“尽管两人的体力都消耗得差不多了,但能发觉到对手隐藏的秘密的人和一直还相信自己的优势的人,他们在精神上的疲劳是完全不同的。”『所以小蛇啊,如果你依然用错误的方式反省自己,那么……』

“掉进陷阱的那个人是海堂。”

『真是简洁的总结陈词啊部长大人。』

 

 

 

 

在互相揭穿对方的陷阱后,双方陷入了持久战。

 

 

“这一招snake,”越前跑到击球点“指的应该就是曲球吧。上旋、挑高、打出,来了。”

 

『会心一击。这颗球是压弯海堂的最后一根稻草。』

 

周围一片的惊讶声,而场中的海堂更是变了脸色。的确,当自己的绝招不再是致胜的助力,反而成了对方打击自己的武器,这施加在心里的重压估计是难以言说的。

 

 

“井上前辈,刚才的那球是什么,越前怎么会打出snake呢!!”

 

“强上旋挑高球,也称曲球。就是将球拍由后上方往前上方画出一个圆圈,利用离心力的原理从球的底部打上去产生大幅度旋转的旋球。有很多世界级的网球手也把这种打法当作强有力的武器,海堂的snake也是应用这种打法的衍生。但这是一种需要技巧的打法,所以这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练成的,更不是光看看就能学会的,越前他总不可能一天内学懂吧!”

 

“海堂学长这招真挺难学的,碰巧中午午休时看的杂志上有写它的打法,我也试了一下,再加上前辈你的实际示范,果然手脚不够长真的打不好。”

 

『真是欠扁的语气啊,海堂估计被气得不清吧。』

 

 

“越前赛末决胜分。”

 

 

 

==============================================================================

 

“话说,海堂在干什么啊大石?”

“呃,这是,在走鸭子步?”

 

······

 

“呐呐,秀一郎,现在不二的心情应该不错吧,哈、哈哈。”

“应、应该吧,哈、哈。”

“海堂比赛完了之后他好像失踪了一会儿,那时不二好像也不在…”

“哈、哈,阿隆,那应该是巧合吧,哈、哈,你说呢乾。”

“关于不二,没有数据。不过至少有一点,我刚才看见部活室里的不二,他心情不错。”

囗-囗+

“心情不错那很好,是吧。”

“对,对…”

“都还在啊,大家。”

 

!!!

 

“啊哈哈哈,不二你打理好啦。”

“是啊,要一起回家吗。”^ ^

“好啊好啊~”

 

“呵。”

 

 

 

 

==============================================================================

 

“我不怕鬼,我才不怕呢,才不,我是海堂熏!!!!”

 

夕阳下,依稀有团影在摇摆着前进。

 

 

『就当是做前辈的一个小小的‘提点’吧。你不爱惜,那就帮你琢磨琢磨。』


==================================================

注释:

(1)蛇王芬:蛇王芬饭店是位于香港岛中环阁麟街30号地下的一家饭店,主打食蛇。在香港,蛇羹是一道佳肴,因为传统的饮食思想认为蛇羹可以御寒,还能预防疾病,而作为拥有七十多年历史的蛇王芬则是其实出中的老字号。蛇羹的做法就是将蛇肉切成薄薄的白条,然后与蘑菇、海鲜、柠檬叶一起煲汤。

(2)“咒”:梦枕貘著作的系列小说《阴阳师》中,安倍晴明对源博雅解释‘咒’时说的一段话的运用;
【“继续刚才的话题吧。关于咒的问题。”“你是说……”晴明边喝酒边说话。
  “你就直截了当说好啦。”“这么说吧,你认为世上最短的咒是怎样的?”“最短的咒?”博雅略一思索,说道:“别让我想来想去的了,晴明,告诉我吧。”“哦,世上最短的咒,就是‘名’。”“名?”“对。”晴明点点头。
  “就像你是晴明、我是博雅这类的‘名’?”“正是。像山、海、树、草、虫子等,这样的名字也是咒的一种。”“我不明白。”“所谓咒,简而言之,就是束缚。”“……”“你知道,名字正是束缚事物根本形貌的一种东西。”“……”“假设世上有无法命名的东西,那它就什么也不是了。不妨说是不存在吧。”“你的话很难懂。”“以你老兄的名字‘博雅’为例,你和我虽然同样是人,可你是受了‘博雅’这咒所束缚的人,我则是受‘晴明’这咒所束缚的人……”不过,博雅还是一副不明白的样子。
  “如果我没有了名字,就是我这个人不在世上了吗?”“不,你还存在。只是博雅消失了。”“可博雅就是我啊。如果博雅消失了,岂不是我也消失了?”晴明轻轻摇摇头,既非肯定,也非否定。
  “有些东西是肉眼看不见的。即便是肉眼看不见的东西,也可用名字来束缚。”“噢?”“比方说,男人觉得女人可爱,女人也觉得男人可爱。给这种心情取一个名字,下了咒的话,就叫做‘相恋’……”“哦。”虽然点了头,但博雅依然是一脸困惑的神色。
  “可是,即使没有‘相恋’这个名字,男人还是觉得女人可爱,女人还是觉得男人可爱吧……”博雅又加了一句:“本来就是这样的嘛。”晴明随即答道:“二者又有所不同。”他呷一口酒。
  “还是不明白。”】

评论
热度 ( 20 )

© KeKe-神棍夜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