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Ke-神棍夜猫子

【入撸必看】二次元专用号 宅、腐、抖S,火星移民,表情包才是正义

『all某某』为巨雷,天雷,第一雷,萌者请绕道,你好我好大家好
主萌:【日漫】冢不二,忍迹,真幸,石菊,乾柳,凤宍,828,赤黑,青黄,高绿,紫冰,柯哀,桃雪,樱狼,库月,黑法,星昴,封神,田夏,太和,岳光,腐贤,拓一二3P,大托【小说】叶喻,黄沐,周江,双花,韩张,肖戴,恺楚,双源,路绘,泽非,诺茜,陆花,西叶,小西花,西司,金司,傅叶,胡楚,楚蓉,飞寻,峰荻,郑楚【单机】苏恭,长琴老龙,道渊二狗,陵越元勿,沈谢,瞳十二,温清,乐夏,云紫,青霄,埋藏,嬴洛【历史】刘卫,霍光×刘据,瑜亮,四十三【电视剧(太多了)】纪和,楼诚,台丽,风镜,衍生爱蔺靖,黄赵,凌赵,谭赵谭李,谭陈,不吃凌李,方崔,天丹【欧美】盾冬,寡鹰,锤基,EC,蓝蓝,天使夜,牌快,狼队琴三角,黑豹×暴风女,幻红,福华(也爱刘花生麻麻和米福熊孩子)贾尼(双皮奶)DC,亚梅,宅四,肖根,蝙超,BD,PN,ME,虫绿虫,贱虫,GGSS,GGAD,哈德哈,德赫…待续……

【冢不二】Who's Who's Who's(ABO短篇 搞笑)下

“为什么本大爷要到你这地方来,你就是想看那两个人的笑话也能不能稍微遮掩一下,什么人会大下午跑烤肉店集合啊!”

“哎呦小景(“不要用那个肉麻兮兮的词叫本大爷!”)你就别抱怨了喵,谁叫精市家的烤肉店离‘里面’最近呢,没有围墙阻挡就是近水楼台方便围观的喵~”

“菊丸大猫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诶。^ ^”

“嗯咳,好啦好啦闲话少絮。点点人数都差不多了喵,那么,【冢不二造孽夫夫·吐槽大会】正式开始!实况主持由我菊丸英二和!”

“忍足侑士(“你又去凑什么热闹啊侑士!”)。”

“共同播报!”

“共同播报。”

“英二,你在解剖台上躺一下午的教训还没够么……(胃疼)”

“……”

“行了,烤肉上盘了,边吃边聊吧。”

“哦哦,谢谢立海的各位(立海大服务生组,组长,真田)~话说精市,真没想到你会开烤肉店呢,总感觉…”

“嗯?~你想说什么,喜来喜。^ ^”

“enaa~当然是, Ecstasy!”

“呵呵,为了养活那帮无肉不欢的家伙,我也是很苦恼呢~”

“哈哈,那立海的各位还真是备受宠爱啊哈哈!”【膝盖中了无数箭的立海众人。】


“所以说现在隔壁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谁能给本大爷汇报汇报?”

“我来我、来!”咽下“没人比我更有资格说了喵!!”

“英二你慢点……”

“先说不二子那边。周助这两天身上的薄荷气味更明显了!虽然还是很淡很淡,不过薄荷这种东西你懂的,一点点就是透心凉的那种,所以现在的周助简直就是个大型薄荷糖,又甜又凉。而手冢…别提了喵!这两天警署里简直堪比南极圈,气压低空气冷,别说开空调了,这个大暑天我都要穿棉袄了喵!!”

“某种意义上来说那也是你自找的吧菊丸。”

“嘤嘤,侑士你怎么可以这么补刀我!如果不是我的‘牺牲’你们哪儿去找这么爆料的八卦!!”

……说得好有道理竟然感觉无法反驳……

“那个,前辈,我其实没太懂,部长当年不是自己拒绝的不二前辈吗,所以现在………怎、怎么,为什么都盯着我……”

“我说,你还真敢说啊海堂。”

“怎、怎么了吗菊丸前辈!(不要吓我!)”

“不,该说原来你们学校里的还真有人信啊,菊丸。”(信什么,忍足前辈你能不能把话说清楚!)

“不,某种意义上来说,说出这话的人是海堂,我竟然一点都不会觉得意外的喵。(苦笑)所以说小蛇这么纯情,都是被乾你这个变态害的喵!”

“什、什么!菊丸英二你可不要挑拨我和莲二的夫夫关系!!”

“事实上,在海堂君这件事上,我是赞同菊丸的说法的。抱歉,贞治。”

“莲二!!”

【所以……到底是什么……不要吓我……si…………】


“enmmmm~没看出来啊英二,听你这话,你竟然是对那件事很清楚的么。我还一直以为你也是‘不明’群众呢,毕竟这么多年你都锲而不舍的发挥作死精神diss手冢来着,现在想来,也是西斯空寂呢。”

“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啦精市。当然,也别小瞧我菊丸大爷喵。我虽然很多事情上很孩子气,可那是周助啊,我最好最好的朋友喵,他的事我怎么能不在意。当初知道他跟手冢表白,气得我差点动手拍扁他喵要不是秀一郎拦着我。好在部长他拒绝了喵,所以当然这些年我要帮手冢啊,否则岂不是太可怜喵,爱上那样一个‘奇葩’。”

“本大爷没记错的话,周助当年那个倾向就已经很严重了吧。”

“没错。就是那个叫什么来着,lith…lith,秀一郎!”

“lithromantic性向。”(1)

“そう!そう!就是这个!!”

“那个,那什么性向,跟不二前辈他们的事有什么关系吗……”

“海堂哟,你知道不二跟手冢表白是国三什么时候吗。”

“不、不知道。。”

“是在全国大赛上跟比嘉中比完后喵~所以这事木手君你也脱不了干系!”

“什、什么,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不管!就是跟你有关喵!!谁叫你害得手冢开‘无我’的!!!”

“笑话!手冢那家伙不是说小学就开了那劳什子玩意儿吗照你的逻辑那罪魁祸首不该是打伤他手臂的那谁谁谁吗!!!”

“……”

“……”

“……”

“够了,再这么车轱辘下去,就得轮到怪老天爷让这俩妖孽降生了。。。orz”

==================================================

“现在想想,如果当年对着手冢表白的,是现在这个28岁的不二周助,那结果就完全不同了吧~”

“你这假设还真是恶意满满啊幸村。如果是现在个不二,首先,14岁的手冢国光(2)是绝对没有‘反抗’能力的,拒绝告白就不可能存在了;但同时,在手冢接受的那一瞬间,不二就再不可能爱上他。『就喜欢你不喜欢我的感觉』,这也算是天才独特例行的标签之一吗。”

“侑士你好像也是‘天才’那一堆儿的。”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光说现在的不二如何如何,如果当年手冢没经住诱惑接受了当年小小的不二周助的告白呢。”

“那还用说喵,我敢拿最爱的牙膏打包票肯定撑不过两周喵,哪会像现在这样纠纠缠缠14年,当初就在一起绝对14天就得say game over喵~”

“这样想周助那家伙还真是恶劣且造孽啊。本大爷没想通的是,他当年为什么想跟手冢了断,手冢没惹到他吧?”

“这个问题还是得菊丸大爷我来回答一部分喵。当年在U-17那场‘枫叶战’,估计就是最接近答案的时候喵。可惜他夫夫二人都是电波系靠脑波交流的喵,所以完全不懂他们到底交换了什么信息喵~如果真要说,估计精市应该明白得比我多喵。”

“不是哦英二君,其实我并不比你知道得多哦,不过大致能猜出来周助的心理吧,已经在不同的路上了,就没有同行的理由,哪知道手冢会用那么作弊的方式直接把人拐去职网栓在身边,还真不愧是不二小熊翻不过的手冢冰山呢。”

“所以不二子这些年总是抱怨嫌弃手冢,被‘欺负’得很惨,也是自己惹到手冢逆鳞的结果吧。”

“……”

“……”

“……”

“一针见血啊河村君。”

“任谁被深爱的人如此干脆的‘抛弃’,都会黑化的吧。况且手冢他本来就不是啥好相于的性子。他或许面瘫温柔(这俩词有什么关系吗),但绝不是闷头不知反抗,不二当时的举动在他看来,等同于被背叛吧,呐,萨拉达。”

“手冢是个‘百倍奉还’的人。”

“所以这些年手冢一步不离的把不二栓在身边,除了是好方便‘欺负’,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全方位的‘侵入’不二周助这个人的所有一切吧。再加上菊丸在一边煽风点火。”

“喂!不要说得这么难听啊!我这也是为周助好好吧!!除了手冢,谁还能有那个耐心,有那个能力十几年如一日的对周助好啊!况且,那两个都是我的好友啊,如果我不‘diss’手冢,而是站在手冢那边来劝不二子,只会让周助越发的危机感严重,最后鱼死网破对我有什么好,我才不会自己坑自己喵!!”

“你前两天不就自己坑了自己吗…”

“……不要在意细节喵……”



“所以我们聚在一起就是重温了一下那对造孽夫夫的狗粮,完全没对现在的情况有作用啊!”

“其实从开场我就想说了……那俩个人的事,还是坐看他们自己解决吧,身为路人的我们谁插得进去……”

==================================================

然而不等大家从八卦里回过味儿来,消息传来,出事了。


面对熊熊大火的废弃工厂,菊丸崩溃的要往里冲,被大石拦下仍然不管不顾,最后被不知是谁打晕,醒来已是在医院里了。

在暴揍一顿大石并得知手冢不二都安然从火场逃生后,就又昏睡过去。

==================================================

“在这里签字,交接手续就完成了。”

“恩,麻烦你了,真田。”

“不,没什么。哦对了,听精市说那个案犯已经醒来,不过伤得太重所以依然在ICU,你…”

“……算他命大。”

平静的语调,却锋利得仿佛能杀人。

“我就不打扰你了,早日康复吧,手冢。”

“啊,谢谢。警署那边就暂时拜托你了。”

==================================================

真田走后,房间瞬间就安静下来。手冢侧过头,静静看着躺在另一张病床上的不二,就如同看这世间最珍贵的宝物。

其实手冢对不二的睡颜并不陌生。

国中网球部合宿时略带婴儿肥的脸;在职网陪伴打拼时略带黑眼圈的脸;在‘网球小镇’合租同居时成熟而诱惑他的脸,那些在过往时间里,流动成他的宝物的记忆中的脸是如此清晰,但都不是现在这样,苍白却了无生机的样子。

不二周助的睡颜该是什么样子呢?该是蓬勃生机的,该是睡梦中也有微微笑意的,他最爱的样子。

手冢知道这件事的危险,不二也知道。

该说他们一直都是默契的,从国中开始。所以在感受到不二酝动的信息素味道时,他的第一反应是止不住的暴怒,如雪山上吹拂过的冷风一样的信息素味道瞬间炸裂开又瞬间强制关闭,“你知道的,你阻止不了我。”那双蓝色的眼睛明明白白告诉他,他要以身诱敌,而手冢国光阻止不了。

他从过去就对不二没办法的,他也无意去改变不二。就像当年不二要对他告白,他就是再愤怒于他要抛弃他,也依然尊重不二想要保持距离的决心。

这次这个犯人,是3年前手冢爷爷还在青春町警署当警视正时,所经手的最后一桩连环命案。是专门针对单身omega下手的恶性案件,最后几经波折将命案主犯狙毙,手冢国一光荣退休,但却一直没能对此案释怀,因为种种迹象表明案犯为两人,但警视厅本部因巨大的社会舆情原因,默认了被击毙的主案犯一人。故而当手冢来到青春町警署,便一直默默收集当年的案件资料,因为他有理由相信逃脱的另一名罪犯会再次回来,名为‘复仇’。

而这样的动作显然瞒不过不二。多年相交,手冢家的每一位对不二那是绝对的不陌生,甚至手冢那个一年到头见不着两次面的堂哥手冢国风对不二的印象都非常好,不二时不时还能收到国风尼桑从世界各地寄来的礼物。幸村曾经吐槽到,【不二这跟直接入籍手冢家有什么区别吗,就差一张结婚证了】,所以国一爷爷的遗憾他也心知肚明。所以当目标出现后,不二没怎么犹豫,就决定了要拿自己当诱饵。

从乾贞治那里拿到刺激信息素的针剂,不二看着手冢将它打进自己的体内。

“你对我永远都是这么残忍。”转过身将针筒等废弃物分类打包好,不再看不二的表情。

【是的,你对我永远都是那么残忍。不论是决定以身涉险也好,还是当初逼我决定保持距离也好,你总是能若无其事抛出诱饵,然后看着我沉沦。所以我决定绝不放过你,因为放过了你,谁来放过我?你大概不会明白这些日子面对你身上的若有若无的薄荷气息,我的煎熬。怒火一直在我心中未能平息,想不顾一切的拥有你,想将所有阻挡的人撕碎,这种宛若被欲望操控的野兽行径,一直在我心里。那个家伙该感谢你的,如果你真的出了什么事,我也会毫不可惜的赔掉我一生吧。同样那个家伙也该可怜自己,为他居然真的对你动了感情,而你只会毫不犹豫厌恶他,而我同样会毫不手软的‘击碎’他。】


==================================================

“あら,已经三天了,周助还是没醒吗。”这天大家终于被允许来探病,不大的病房都是亲友,彩菜妈妈无不担心的给不二掂掂被子。

手冢拿汤勺的手顿了顿,没开口。的确,已经三天了,明明比不二伤得严重的案犯都当天醒来,可不二却一觉不醒。

“恩,那个,我想说,会不会是,我那个针剂的原因?”口-口(擦汗)

“……”

“乾贞治。(反光)”

“等等等等!那个本来就是违反正常生理的!所以身体会花时间代谢也是正常的!而且你们拜托我制作这个针剂时我就说了不保证百分百无副作用因为没有可实验对象啊啊啊啊!!!”

“所以不二君就成了最好的资料。”

“等等!莲二!!”

“医院,100圈。趁我现在还有理智。”

“!!!”

“啊呀!周助醒了!”由美子惊喜的声音响起。

手冢瞬间掀开被子下床来到不二床边。

躺在病床上的人眼皮轻轻颤动,缓缓睁开了眼睛。


==================================================

“で、君谁だっけ?”

这是不二周助醒来后对手冢国光说的第一句话。在向四周一圈亲友问好报平安后,不二歪头看向一直沉默的在床边站定却没开口的人。

“……”

“……”

“……”

搞什么啊!!!!!!!!!!!!!!(天音×N)

“乾贞治,1000圈,now!”(冰冷,反光)

“…………是…………”

“现在,回答你的问题”抢过越前手中的葡萄芬达(“诶我的!唔嗯嗯嗯!!”“嘘!!有点眼色吧我的祖宗!!(小声)”),啵!拉开易拉罐拉环“我是你刚订婚的未婚夫。”拽过不二的左手,拉环对准无名指,套。

。。。。。。。。。。。。。。。

“干净利落,该给弟夫鼓掌。”

“污~~~~~~~~~~~~”啪啪啪啪啪掌声四起。

“诶?诶??!诶————————?????????!!!!!!!!!!!!”

“等等,我什么跟你订婚了!!!!!!!!!!!!”

“想不起来没关系,大家都知道。”(扫视)

“对对,没错没错。”×N,点头×N。

“没错你妹!手冢国光你不要煽动群众!!!!!!!”

“我没有妹妹,不过我们可以以后给孩子生个妹妹。”

“这是重点吗!!!呸!谁要跟你生孩子!你谁啊!!!!!!!!”

“我是你老公,如果记不住多少遍我都会重复给你听的。”

“手冢国光!!!!!你谁啊你!!!!!!!!!!!!!!!!”

=================================================================

正所谓坑人者,人恒坑之。腹黑魔王如不二周助者,也有翻不过的手冢冰山;boos气霸道全场如手冢国光者,也有为自己想太多而追熊路漫漫。互相在对方面前欧欧西(作者你不要找借口)到碎渣的形象,也只有像不二一样问到:“で、君谁だっけ?”


The End


注释:

(1)lithromantic性向:现代人的一种性向。指的是在你对某个人产生好感后,当他对你有同样感情后,你就会讨厌这种感情,甚至不再喜欢他。“lithromantic”这个词,即是形容“我就喜欢你不喜欢我”的感觉。有人员认为lithromantic是一种新的性向,即“性单恋”。但lithromantic与其说是一种性向,不如说这是一种对待亲密关系的态度,即回避态度。

(2)14岁的手冢国光:全国大赛在8月举行,手冢的生日是10月,所以当时的手冢年龄为14岁。(是不是有种诡异的罪恶感= =|||||||)

=================================================================

ABO肉番外?







评论 ( 1 )
热度 ( 42 )

© KeKe-神棍夜猫子 | Powered by LOFTER